麒麟小生 发表于 2013-8-9 13:19:52

高校魔術達人:“每一個硬幣都是有生命的”

本帖最后由 麒麟小生 于 2013-8-9 13:26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高校魔術達人:“每一個硬幣都是有生命的”
人物:鐘志達,中國地質大學(北京)地球科學與資源學院大二學生。超過六年的魔術學習表演經歷,多次在全國魔術大賽近景組獲得“最佳表演獎”、“最受觀眾歡迎獎”等獎項。
人物:江卓斐,本科畢業於成都理工大學,現在讀研究生二年級,從事魔術練習表演已經超過六年。
上周日下午三點,海澱區知春路太月園小區11號樓。一套兩居室房子的客廳裡,三四名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對著半面牆高的鏡子,有的在靈活地甩著手中的扑克牌,有的在拋著硬幣,有的在琢磨著自己新入手的杯球道具。他們彼此之間還不時地相互評論著:“哎哎哎,你這個動作拋了(露餡了)!”“你這銜接太不流暢了吧?”
  這套隱藏在居民區的不到100平方米的房子,是中國高校魔術聯盟的大本營,更是眾多大學生魔術愛好者切磋技藝、相互交流的家。在這裡,魔術達人們利用杯子、玻璃球、紙牌等尋常之物,在彈指一揮間化平淡為神奇,或乾坤大挪移,或移花接木,令人嘆為觀止。而下個月,他們就將迎來自己的節日——兩年一屆的中國北京亞洲大學生魔術交流大會(中國風雲會)將在昌平舉行。  我們選取了其中兩名大學生魔術達人的故事。雖然他們在走上表演舞台前曾經有過不同的經歷,他們擅長的魔術類型也不盡相同,但是他們都懷揣著“魔術不死”的信念,並勇敢地堅持了下來。
啟蒙第一課看人“吞硬幣”
      戴著黑框眼鏡的鐘志達,笑起來透著一股東北人的豪爽勁。
  提到最初與魔術的結緣,他歸結於自己小時候與“氣功大師”的偶遇。“當時我剛十幾歲,爺爺帶我去他朋友家裡玩。爺爺的朋友是中醫世家,在我們當地搞氣功推拿特別有名,他當時就逗我玩兒,給我來了個表演,那次表演真是讓我大開眼界。”
  鐘志達后來才知道,當時老人家表演的,其實是魔術圈裡非常經典的“吞硬幣”。“當時那個爺爺就拿著一枚普通的硬幣跟我說,他要從嘴裡把硬幣吃進去,再從脖子后面拿出來。然后我就真的眼睜睜地看到他把硬幣放在嘴裡,又從脖子后面把硬幣拿了出來。”
  現在已經參透了“吞硬幣”奧妙的鐘志達,其表演的嫻熟和自然程度或許已經遠遠超過了當年無意中給他啟蒙、帶他進入魔術大門的老人。但是,提起當年與魔術的第一次“零距離接觸”,鐘志達依然興奮不已。 “當時真的把我給嚇傻了!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那就叫魔術,就是覺得實在是太神奇了!”
攢幾月錢買第一副牌 
 被魔術深深吸引住的鐘志達,從此踏上了魔術的探險之旅。“魔術這個事情,其實不怎麼挑人,它的入門門檻很低,但卻是永無止境的。”
  提起自己當年剛開始學魔術的日子,鐘志達自嘲說自己當年太傻,總是被坑。“當時我的第一副扑克牌花了160塊錢,而現在這種牌隻要幾十塊而已。我還記得自己當時揣著攢了好幾個月的錢,從我家坐了一兩個小時的公交,才到我們市裡唯一一家賣魔術產品的店裡。”
  單車扑克牌,是最受美國人歡迎的扑克牌,因為其獨特的壓制手法、順暢的手感和較強的回彈力,成為紙牌魔術師的首選,現在市面上的價錢十幾到幾十塊錢不等。鐘志達拿出一副扑克邊演示邊給記者解釋道,“你看,咱們普通的扑克牌折一下就是一道印痕﹔但是這種扑克牌就不會,它的韌性特別好。所以玩紙牌的,一定都是要買單車牌的。” 
 鐘志達又補充道,“你別看我們現在拿著這扑克好像折來折去很隨意的,其實最開始學魔術的時候,手上剛有一副單車牌,大家都是寶貝的不得了,根本不舍得用,玩牌之前一定得洗手的,哪像現在玩完魔術有的時候還留給觀眾做紀念啊,當時完全舍不得。”
每天八小時練就好手法 
 鐘志達告訴記者,自己剛剛接觸魔術的時候,無論是從網上還是從電視節目上,能夠獲取的資源都少之又少,對著教學光盤模仿苦練是唯一的學習渠道。“練習的時候,真的感覺一睜開眼睛就是扑克牌,有時候為了練好一個手法,一天要練八九個小時。有時候在參賽前幾個星期的備戰期,甚至滿床都是扑克牌,簡直就是‘以牌為席’。”
  功夫不負有心人,在去年5月舉辦的冠軍杯魔術比賽上,鐘志達借用比賽前熱映的3D版《泰坦尼克號》的故事背景,與扑克牌制作公司溝通制作了三套扑克牌,一百多張牌的牌面形象和創意都是由他一個人完成的。 
 “當時我們還在軍訓,時間特別緊張,構思的那一個月實在是太煎熬了。整個故事要用怎樣的畫面來呈現,中間要設計怎樣的效果點,要配合什麼樣的音樂,需要怎樣的燈光效果,那種感覺真的像是拍了部電影一樣。” 
 在解釋自己的創意時,鐘志達說得很玄妙:“我覺得我說出來你們可能都不會相信,那一陣子我晚上做夢就會夢見好多魔術大師,像David Stone、David Copperfield啦,感覺自己在夢裡可以跟他們對話,然后一覺醒來就會冒出很多靈感和想法,也許是自己當時真的太投入了吧。” 
 在該魔術的收尾部分,鐘志達將所有的扑克牌排成“心”字,使牌面呈現出I Love You的效果,並邀請一位女性朋友上場做互動,現場引發轟動,最終將比賽的“最受觀眾歡迎獎”收入囊中。  在接觸魔術這麼多年后,對於魔術技術的逐步精通並沒有影響到鐘志達觀賞魔術的愉悅感,魔術依然讓他有心動的感覺。 
 “去年在參加‘歡樂谷’魔術比賽的時候,我找到烏克蘭的魔術大師沃羅寧簽字合影。當時拍完照片后,他突然對我說‘不要動’,然后伸手在我耳邊唰地抓了一下,然后一片片雪花紙就飄飄洒洒地落下來了。我還沒緩過勁來,他又一抓,然后就又唰地一道光出現在我面前,我當時真的是有點呆住了,那一瞬間有一種被擊中心靈的感覺。” 
 鐘志達說,魔術會帶給他永恆的心動感覺。
 買道具聽講座月花三千
 大學本科畢業三年后又重返校園讀研的江卓斐,與魔術的不解之緣已經持續了六個年頭。1986年出生的他站在一群90后當中,絲毫沒有老大哥的樣子。 
 “江兄可是我們當中的‘高富帥’啊。”鐘志達拍著江卓斐的肩膀說。之所以被戲稱為“高富帥”,是因為江卓斐在他們這群玩魔術的人當中是最舍得投入的。“上個月花得確實有點多,一個月就花了3000多塊。買了張教學光碟,新購了點道具,再加上觀摩比賽也花了不少錢。” 
 江卓斐說,除了觀摩比賽和購置教學光碟,他最大的財力投入還是在聽講座上,“每個講座一般都是由課堂和工作坊兩個環節組成,參加這兩個環節要分別花錢。這還不止,聽了課得買講義﹔如果有道具還得買道具。全部算下來,一場講座得小1000塊錢。” 
扑克隨身帶走路隨時練
 2007年,江卓斐第一次正式接觸現代近景魔術。當時一個同學在聊天的時候,告訴江卓斐說自己會玩魔術,江卓斐就隨口接了句:“那你教我吧。”沒想到當天晚上,這個同學就把江卓斐叫到學校的籃球場上,給他秀了一場把他“嚇傻了”的魔術。 
 現在提起當年的那場魔術,江卓斐依然記憶猶新。“他當時就是讓我抽了一張扑克牌,然后在這張扑克牌上簽名作了標記。重新洗牌之后,他抽出一張牌,做了個飛吻的動作,把牌揉了揉,這張牌上就掉下一顆紅心來,翻過來一看,正好就是剛剛簽過名的那張牌。”他說自己當時就看呆了,“隻可惜帶我入門的那個同學只是自己會玩,也不會教,我自己拿著普通的扑克牌練了好久之后,才發現原來玩魔術用的扑克牌跟平時玩的牌是不一樣的。” 
 拿到自己第一副牌的江卓斐,激動的心情跟鐘志達不相上下。“當時拿著扑克牌真是寶貝,平時一直帶在身上,有時候邊走路邊練習,牌不小心掉到地上了,都覺得很心疼,趕緊撿起來在身上擦了又擦。”
 就算被識破了也是一樂
 江卓斐說,后來他決定從扑克轉到硬幣,也是因為自己當時“見識不夠”。“當時就覺得扑克牌可以變化的花樣就那麼多了,非常有限,無非是選張牌猜張牌。而且每當別人說你來變個魔術的時候,你就掏出副扑克牌來,真的是件很遜的事情,仿佛離了扑克牌你就什麼都不會了似的。” 
 硬幣的易攜帶性使得魔術的練習變得可以隨時隨地進行。“當時最好玩的是,在課堂上玩硬幣練基本手法,有時候沒控制好,硬幣就會滾出去,在安靜的課堂上彈出特別響的聲音,尤其是那種階梯教室,從教室一頭彈到另一頭,???,攪了不少同學課堂上的好夢。”
  江卓斐說,慢慢的他開始覺得其實每一個硬幣都是有生命的,自己通過練習可以操控它們。開始對硬幣慢慢變得有感覺之后,江卓斐開始走上街頭。“街頭表演是很重要的,這樣可以讓你在實戰中更好地把握節奏。” 
 最開始進行街頭表演,江卓斐說自己比較笨拙,一般會在麥當勞或是肯德基裡,跑到人家面前就直接問,“你們要不要看個魔術”。后來,才慢慢變得更有技巧些。“比如說,我會以一個小魔術開場。在地上撿起一個錢包,問對方是不是丟了錢包,然后打開錢包,冒出火花,這樣對方就會很感興趣,也願意看我繼續進行其他的表演,效果就會更好些。” 
 硬幣的特殊實用性,也為江卓斐的街頭表演帶來了不少的樂趣。“有的時候買東西,老板找給我零錢,我會故意在老板眼前耍個把戲,把錢變沒或者把錢換掉,有時候老板也會被唬住,有時候被識破了大家也都是一樂,很開心。”
  專家觀點 
傳統觀念阻礙魔術進高校
中國高校魔術聯盟組織部部長王士玉說,總體來看,目前高校魔術社團正處於一個蓬勃的發展期。一方面,設立魔術社團的學校越來越多,僅北京一個地區就有三十多所高校擁有魔術社團,整體帶動了高校魔術圈的良好氛圍﹔另一方面,高校魔術社團裡出現了很多拔尖的高手,這些高手或是在進入大學之前就有基礎,或是進入大學后才接觸魔術但是悟性極好,在比賽中頻頻獲獎,這樣一個“高手”群體極大地提升了魔術的檔次。
  但是,王士玉也坦言,目前高校魔術的發展還面臨很多的困境。首先,魔術並沒有獲得像音樂、武術那樣高的認可度。“大家會認為,玩魔術不過是耍個唬人的把戲,感覺上就沒有什麼技術含量。”這種傳統的認識限制了很多人玩魔術的熱情。另外,由於社團資金的限制,目前還沒有辦法實現為每個社團配置指導老師。“很多情況下,我們是利用自己的私交,去邀請一些老師不定期到個別的學校做指導或是講座,但是次數多了也不好意思,因為我們也沒錢,頂多就是請這些老師吃個飯。”来源北京晚报
详细报道请戳http://edu.people.com.cn/BIG5/n/2013/0808/c1053-22495173.html


魔术小学生 发表于 2013-8-9 14:43:47

{:soso_e179:}

wave 发表于 2013-8-9 14:46:23

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edu/2013/08-08/5140286.shtml
咱复制简体版的好不好。。。
繁体版真心看不下去啊~~~

弯曲的C 发表于 2013-8-9 14:48:47

哎呀,没抢到沙发...{:soso_e179:}

415485078 发表于 2013-8-9 17:02:53

{:soso_e179:}让我想起了我的开始

麒麟小生 发表于 2013-8-9 18:47:56

wave 发表于 2013-8-9 14:46 static/image/common/back.gif
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edu/2013/08-08/5140286.shtml
咱复制简体版的好不好。。。
繁体版真心看不下去 ...

诶~ 好吧

麒麟小生 发表于 2013-8-9 18:48:14

弯曲的C 发表于 2013-8-9 14:48 static/image/common/back.gif
哎呀,没抢到沙发...

你什么时候回来?

麒麟小生 发表于 2013-8-9 18:48:25

415485078 发表于 2013-8-9 17:02 static/image/common/back.gif
让我想起了我的开始

加油~

shuizhizi0 发表于 2013-8-9 21:06:47

顶三楼!!

任依清_丸17ing 发表于 2013-8-10 12:15:21

真棒~话说你不申请让谁给你弄成高亮?
页: [1] 2
查看完整版本: 高校魔術達人:“每一個硬幣都是有生命的”